|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謝平:P2P監管要無罪推定 部分監管可外包給IT公司

2014-07-22 08:40 | 作者: 來源:搜狐財經 謝平

2014年7月19日,上海新金融年會研究院召開上海新金融年會暨互聯網金融外灘峰會。

在論壇上,金融城特聘講師、金融40人常務理事會副主席、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謝平老師發表了關于P2P的最新研究成果,他表示P2P是最體現互聯網精神的金融安排,有利于金融民主化、普惠化,合法放貸是金融民主化的權利,邊際成本趨向為零,和迅速連接資金供求兩方,前景十分廣闊。

他提出P2P的監管關鍵是信息監管,而不是傳統的對金融機構監管。他認為P2P監管應該以數據為基礎,甚至部分監管任務可以外包給IT公司。

他認為,P2P的準入門檻應該比較低,接近注冊制,要做無罪推定,但加強事后問責力度;應建立對P2P平臺的評價體系;目前行業發展的核心障礙是征信系統不健全、不開放,有些P2P平臺之所以出現違規現象,源于做規模與缺乏數據基礎的矛盾。

精彩點:

1、互聯網本身就是市場,不僅是個工具,要把互聯網看成是有生命的,里面有N個免費的APP,是能夠解決放貸者和貸款者之間很多問題的市場。互聯網的邊際成本趨向零,就可以解決比如說非常小的貸款、非常快的貸款、非常跨區域的貸款,P2P市場有可能是配置信貸資源效率最高的市場,因為它能夠在0.1秒當中找到最需要貸款的人,而且能夠付出很高利息,而且能夠使貸款獲得200%邊際收益。

2、P2P市場對金融的民主化和普惠化是其它工具和市場做不到的。人類現在認識到,金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獲得的最低程度的服務,金融不能是貴族化,不能成為高大上,而在這個問題上,P2P比銀行和證券公司要好,因為大家知道,銀行和證券公司是嫌貧愛富的,向來是這樣,因為它沒辦法,它是找最有錢的人,所謂的高端客戶。

3、直接制約P2P網貸的信用評估、貸款定價和風險管理很多是征信系統不發達造成的,很多東西沒有免費開放,查詢不到造成的,所以這種情況下,使很多平臺不得不開展線下的盡職調查,增加了交易成本,貸款利率就高了。而且這一點也很重要,就是數據基礎和外部監管,都是P2P網貸健康發展的前提條件。

4、P2P網貸監管的原則是信息監管,類似于直接融資的充分信息披露原則,類似于現代信息技術,特別是搜索引擎的技術,部分監管任務可以包給IT公司,比如說P2P監管,一部分業務就包給IT公司,IT公司肯定能監管好,銀監會還給它錢,這些東西不一定銀監會、證監會做,可以包給IT公司做,本身就是IT的事情,類似于行為監管,比如說通過軟件抓不良信息,而且重在事后處罰,不要事前罪推論。

以下是發言實錄:

謝平:我對P2P的有些觀點在這里拋一下。

第一、我們在理解P2P的時候,一定要理解N個借款需求者在互聯網上通過N個APP尋找融資,假設來解決期限風險定價,一定不要把互聯網看成互聯網,要把互聯網本身看成一個金融市場。

我們現在要用這種觀點來看互聯網:互聯網本身就是市場,它不僅是個工具,要把互聯網看成是有生命的,里面有N個免費的APP,能夠解決放貸者和貸款者之間很多問題的市場。

這樣的話,按道理講,圖上就可以看出,每一個借款人可以同時向N個需求者放貸款,每一個貸款需求者也可以同時從N個存款者那兒獲得資金,這就是昨天陸金所說到分散原理,在這里也可以體現。這個分散原理很重要,因為P2P是靠分散來解決風險的控制問題。

第二,我認為P2P網貸是最能體現互聯網金融的一種金融安排,它是一個整體,而且P2P在互聯網上所起的市場作用是目前人類歷史上和傳統的金融市場沒有過的。除非將來人類發明一種比互聯網還先進的東西,要不然在現有的技術框架下,P2P能逐步替代貸款。起碼,目前還沒有找出一種東西代替P2P。

因為個人和小微企業在這個市場上通過分散,通過期限匹配,進行交易。 我們人類所有現在的金融安排都受到交易成本的約束,唯獨在P2P的市場上可以突破交易成本的約束,因為互聯網本身有一個機制,就是邊際成本趨向零,這個東西目前我們還只在互聯網上發現,另外一個就是家庭內部邊際成本是沒有的。

除了家庭內部以外,人們現有的安排,因為在互聯網上出現了邊際成本趨向零,它就可以解決比如說非常小的貸款、非常快的貸款、非常跨區域的貸款,而且這種貸款邊際收益率可能是200%,他可以用50%的利率獲得,傳統市場解決不了,只有互聯網能夠解決。

這樣的話,你就能理解P2P市場有可能是配置信貸資源效率最高的市場,因為它能夠在0.1秒當中找到最需要貸款的人,而且能夠付出很高利息,而且能夠使貸款獲得200%邊際收益的。這個人,傳統銀行找不到,信用卡透支找不到,只有互聯網能找到。這樣的話,你就理解P2P市場本身的不可替代性。

這里有兩個關鍵因素:邊際成本趨向零;互聯網高速的尋找機制,尤其是很多APP搜索引擎,大數據可以找得到,比如說在全國10億人當中找到需要貸款的人,也許在貴州某個角落,有農業上的需要,互聯網就可以解決他的需求。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P2P會做得越來越大,達到充分有效市場,一旦達到充分有效市場以后,對全國信貸配置的功能會越來越強大,這是我們理解P2P市場,它是依靠互聯網的,只有依靠互聯網才能做得到。

所以,知名互聯網預測家就是凱文凱利最近正式說了,他認為傳統銀行二十年以后會消失。我昨天在網上查了,他確實說了這個話。我估計他也認識到了互聯網金融強大的市場力量。所以,理解P2P一定要跟互聯網聯系起來,因為P2P網貸能夠解決信息不對稱、交易成本高的問題,這是無可替代的。

放貸是金融民主化權利 P2P監管要無罪推定

現在中國的P2P之所以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主要是我們的數據基礎不好,P2P市場價值怎么體現?我認為有這么幾個方面,為什么說P2P的價值呢?

第一,P2P市場份額會趨向很大;第二,P2P公司的估值將來會越來越高。Lending Club現有上市公司的P2P估值,PE和PB的倍數在美國的股市當中都是估值比較高的。第三,傳統銀行也開始做P2P了,它的業務也增長很快。

第四,P2P這個東西,將來還會派生出許多類似P2P的其它金融業務,現在已經開始了,比如說類眾籌業務,比如說好多在P2P基礎上的非標資產個人和個人的交易,P2P這個市場你不僅僅是一個網貸,將來還會有類似網貸的派生業務,在P2P市場上慢慢變大,P2P的價值你要往前看,它的價值還是高的。

這一頁我重點說明P2P市場的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它對金融的民主化和普惠化是其它工具和市場做不到的。人類現在認識到,金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獲得的最低程度的服務,金融不能是貴族化,不能成為高大上,而在這個問題上,P2P比銀行和證券公司要好,因為大家知道,銀行和證券公司是嫌貧愛富的,向來是這樣,因為它沒辦法,它是找最有錢的人,所謂的高端客戶。

所以,P2P是最能體現金融的民主化和普惠化的,個人和小微企業在消費、投資的過程中,他的貸款需求,比如說為了獲得好的投資項目,為了家里裝修,為了買一個自行車,這種內生的需求銀行不給貸款,但通過P2P就能解決得更好。

第二,理解P2P的時候,要無罪推論,不能假設P2P都是騙子,現在我們講究負面清單,講究無罪推定,假設所有的P2P都是好人,壞人是個別。但是我們的銀行監管者是假設被監管者都是騙子,這樣的話對P2P的監管原理會產生誤差的,這個假設一定要反過來。因為這些在P2P上,很多的貸款需求是合理需求,是金融民主化的內在需要。你不能假設這個人搞P2P就是心懷鬼胎,就是壞的,你應該無罪推定。

第三,個人如果有100萬的財富,是放在銀行,還是用P2P貸款給100個人,這是他的民主權利,你不能說他這個做法不對,而這個民主權利通過P2P網站實現了,通過銀行沒法實現。

P2P為什么在中國那么發達?中國人有放貸動機,有錢愿意放貸,這也是他的民主權利。還有就是傳統金融不能滿足的貸款權和投資權,通過P2P網貸得到了滿足,它通過P2P網站體現出來對社會的進步作用。

特別是跨地區的,昨天計總說,陸家嘴的平臺上,他發現上海北京的人特別愿意放貸款,獲得貸款的都是貴州、湖南等等地方的人,通過P2P網站就解決了,現有的銀行沒有那么容易,不會那么快,所以這兩個市場機制就不一樣。

P2P數據基礎越好 外部監管越放松

P2P將來如果有一天能夠聯網,套利和詐騙的幾率就會減少,關鍵是現在P2P按照經濟學上叫“重復博弈”不夠,一旦重復博弈足夠多的時候,交易成本自然就下降了,計葵生說的是數據不夠,所以我們要擔保,數據夠了以后我們就要撤銷了。

我認為最后一點很重要,在大數據背景下,金融民主化、普惠化與數據積累之間有正向激勵機制,P2P越多,做得人越多,數據越多,P2P越走向正常,越走向正常,數據越多,這是正像激勵的。只要把這個市場放開,只要把這個基礎做好,很多的IT公司能夠為P2P服務,將來數據慢慢積累多了,P2P就發展得更好,數據就積累得更多,這種正向激勵會在互聯網上自動形成。

我國P2P現在存在的核心障礙是征信系統不健全,社會征信系統不健全。人民銀行的征信系統要開放有很多條件,還有公安局的、交通所的等等,國務院已經下了文件了,國務院組成了跨部委機構,要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國全社會征信信用體系。

因為一個大數據的技術基礎有了,全社會的征信系統會越來越健全,P2P和它兩方面會協調的。直接制約P2P網貸的信用評估、貸款定價和風險管理很多是征信系統不發達造成的,很多東西沒有免費開放,查詢不到造成的,所以這種情況下不得不使很多平臺開展線下的盡職調查,增加了交易成本,貸款利率就高了。

而且這一點也很重要,就是數據基礎和外部監管,都是P2P網貸健康發展的前提條件,兩者是替代關系的,而且數據基礎更重要。什么意思呢?數據基礎不發達的時候,可能外部監管的變量參數就多一點,數據基礎越好的時候,外部監管越放松,條件越來越放松,這兩個是相互替代的。

美國為什么監管很松呢?因為數據基礎好。中國數據基礎不好的時候,監管參數好一點,將來數據基礎越來越好,重復博弈越來越多,假設有一天我們的大數據,我們的搜索引擎能夠在任何時點找到每個人的違約概率,那種條件具備的時候,我相信有一天會做到,外部監管的條件越來越寬松了。這兩個是替代關系。

互聯網的業務模式和金融機構的安全現在一些內在沖突。這里的情況就是互聯網業特有的網絡效應、“先行者優勢”、“贏家通吃”和邊際成本遞減,要求P2P平臺有一個內在的需求,要做流量,要規模擴張。在這種情況下,有一些P2P網站不得不采取本金擔保、風險準備金、專業放貸和債權轉讓,對接理財資金池,這些會觸及監管紅線,現在的紅線是比較清楚的。

為什么有些P2P沒辦法,必須要碰紅線,因為有平臺網站的內在要求。它很糾結的,一個平臺網站做不到規模就要死,而想做到規模又沒有數據基礎,沒有數據基礎就需要擔保,就要做一個資金池,就碰到紅線了。所以中國的P2P發展就很糾結,有些已經做大了,走出糾結了,但有大量的P2P網站還在這個區間,所以個別的P2P就存在著渾水摸魚的狀況。但是這種狀況慢慢會改善的,它會慢慢競爭出來的。

總體分析,目前P2P市場是這么一個情況,盡管昨天銀監會領導說了,現在600多家,我估計還不止,P2P的統計實際上好統計的,P2P必然要在網上做,必然要在搜索引擎里打廣告,所以很好統計,很好搜尋。

P2P監管以數據為基礎 部分監管任務可外包給IT公司

下面我們看P2P的監管,建立一定的門檻,這是一個說法,但這個門檻必須特別低,昨天范文仲也介紹了,美國的門檻、英國的門檻是相當低的,一兩萬美元就可以注冊,門檻不是一個特別必要的條件,它接近一個注冊制,關鍵是要公開,P2P的監管關鍵是信息監管,不是機構監管,不是流動性監管,不是資本充足率的概念,關鍵是信息監管,要求你公開,你把股東公開,把交易程序公開,把管理者公開,你把交易記錄備份好,將來打官司和事后處罰有資料。P2P監管始終要以數據為基礎,而不是要以門檻。

規范P2P網貸的運營,比如說P2P平臺定位于信息中介,不能直接參與借貸活動,不能承擔信用風險或流動性風險。在征信不完善的情況下為控制風險,要讓投資者分散投資,比如說把每一筆交易量限制,像英國的做法就是這樣。

還有就是第三方托管,找一個托管的機構,而且P2P平臺自己不要借款,防止利益沖突。信息要充分備份,事后可以充分處罰。P2P監管是很糾結的,我在另外一個場合說過三種假設,一個是你認為它是借款,有點像銀行業務,一個貸出,一個借出。實際上P2P是直接融資,不是間接融資,只是發小額債券。

第三種就是買信用保險,比方說我有100萬,每個人1萬,我貸給100個人,我的年回報比方說是15%,就算這100個人當中有10個人沒還款,注意,違約概率相當高,我只有90萬收回來,15%的回報,這樣的話,我比100萬全部存在銀行拿年利率還高,比買年利率5%的理財產品收益率還高。

所以P2P產品相當于買一個信用違約概率,完全是個保險產品,完全是個信用保險,如果說有些機構做好了,把它做成一個保險產品,可以賣。所以P2P可以派生出很多東西來,它的監管不僅僅是變成一個存貸款,要求備付金,要求資本充足率。

你們看第一句話,P2P網貸監管的理念和方式與傳統金融機構(銀行)業務監管完全不同,我為什么加這句話呢?它實際上有點像信息監管,這個東西我們國內有兩個地方很好參照。

一個就是公安部,你看公安部對網絡監管就特別有效。世界杯比賽剛一開始,它把全國的賭球網站一網打盡,效率非常高,銀監會怎么就做不到這一點呢?非法賭球100多億,公安部立馬打掉,而且說得很清楚,干干凈凈;還有就是病毒監管,還有國務院信息辦,對于那些不良信息、黃色信息監管,什么危害青少年信息監管都很有效,P2P的監管不是對傳統金融機構那樣的監管,有點類似于信息監管。

甚至于干脆不監管了,委托40人論壇監管,你找100個學IT的人來分擔監管,就不是傳統的監管概念,你必須得換一個角度。中國實際上對網絡監管比全世界任何國家做得都好。

P2P監管類似于對自媒體網站的監管,它是很好監管的。不能采取人海戰術,主要P2P監管完全可以用技術手段,比如說搜索引擎,設計一個軟件,可以在互聯網上自動找那些人,找那些不良行為的人,這完全可以設計的。

證監會最近專門找了一大批人,通過大數據很容易找到內幕交易的人,他在網上肯定留下痕跡,肯定有某種違法的概率,通過大數據的原理,找到了。證監會找到了很多內幕交易的人,肯定是根據股票價格的波動,根據你的親戚朋友的賬戶跟你怎么連接,怎么操縱。現在這種監管都不用人工,都可以用IT技術來自動搜索。所以將來P2P監管更多的用技術來解決。

還有就是舉報,昨天誰說的,英國的監管原則就是消費者保護,首先是無罪推定,只要消費者告你侵害了我的利益,消費者有舉報,你就檢查,不用事先設門檻,準備金這些東西不用審批的,它是一種正向的消費者舉報機制。還有就是建立P2P平臺的評價體系,既然互聯網技術能夠讓貸款更方便,肯定能夠讓監管也更方便。

所以,我認為P2P網貸監管的原則是信息監管,類似于直接融資的充分信息披露原則,類似于現代信息技術,特別是搜索引擎的技術,部分監管任務可以包給IT公司,比如說P2P監管,一部分業務就包給百度,百度肯定能監管好,銀監會還給它錢,這些東西不一定銀監會、證監會做,可以包給IT公司做,本身就是IT的事情,類似于行為監管,比如說通過軟件抓不良信息,而且重在事后處罰,不要事前罪推論。

我這一頁主要的核心就是P2P網貸的監管一定要跳出現在根據巴塞爾Ⅲ,根據現有的監管理論,因為我們現有的證券監管理論完全是對銀證保這些傳統的機構設置的,宏觀審慎監管、微觀審慎監管、資本充足率、流動性,這些完全是為銀證保設計的,不適用于P2P。

P2P是IT,所以監管理念和方式可能跟我們現有教科書上傳統的金融監管理論完全不一樣。我覺得上海正在探討P2P監管的問題,你一定要從信息、IT、大數據、搜索引擎、充分披露這些角度來考慮P2P的監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赛车怎么赚几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