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Keep陷入裁員風波,還能Keep嗎?

2019-10-28 10:38 | 作者:

就在王寧雄心勃勃布局未來時,烏云已經悄然飄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陳睿雅編輯|劉宇翔

攝影|史小兵

“沒辦法,Keep遇到困難了。只能保核心,先活著。”一位被“離職”的前Keep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目前,他所在的“Keep前員工”群里已經超過了100人。

一天前,社交媒體突然爆出Keep開啟裁員300人的消息。這一消息讓外界頗為驚訝,因為此前Keep是健身領域最具代表性的互聯網創業公司之一,成立5年,就累計完成6輪融資,其創始人王寧出生于1990年,年僅29歲。

此前,資本方對Keep的前景頗為看好。2018年7月,Keep還完成由高盛領投,騰訊、紀源資本、晨興資本、BAI等跟投的1.27億美元D輪融資。彼時,融資領投方高盛董事總經理張凱勛表示,在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下,運動健身是一個擁有巨大潛力的市場,D輪融資將主要用于AI產品研發、新業務線加速孵化,并持續強化Keep的內容。

上述被裁員工也表示,D輪融資后,公司希望發力創新業務和探索業務,打通Keep內的數據閉環,更了解用戶,從而給用戶提供更全面的運動服務,但這需要一定的周期,然而“目前的資金情況導致這種進程只能先中止了”。

10月25日,Keep方面回應稱,網傳300人不是真實數據,這輪人員優化實際占團隊總人數800人的10%~15%。并且,還給出了人員優化的理由:“Keep目前在快速成長階段,沒驗證通過的業務及時關掉,績效差的進行優化,是合理的組織調整和優化現象。”

這間接印證了被裁員工的說法。盡管被裁員,但該前員工仍然認為Keep是一家有溫度的公司,“很多員工表示,希望Keep能挺過去,如果公司需要,還是會回去的,所以大家都期待留下來的同學要更加努力奮斗。”

紅得有點快

Keep并非王寧的首次創業嘗試。

2010年,王寧考入北京信息科技大學的計算機專業。本科期間,他就曾和同學一起搭建過一個APP“超級課表”,這是個把教務系統打通的應用產品。

但當時類似的創業項目非常多,競爭激烈,由于后續發展乏力,基本都偃旗息鼓了。

2014年,畢業季時,王寧開始健身,一些報道指出這和他當時失戀的苦惱情緒有關。“我并沒想過要創業,完全是因為很偶然的機會。當一個人從180瘦到128 斤,很多人都會問你,你是怎么瘦的。”王寧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在不斷重復分享相同經驗的過程中,他想到,做出一個產品,可以把自己運動和減肥的知識傳播更廣。

據公開報道,2014年夏天,王寧拉著同學和猿題庫實習期間認識的同事,組成一支四人團隊,借住在朋友朝外SOHO的會議室里,開始寫代碼。這是公司從0到1的時期,APP在2015年2月上線,為了給APP增加用戶,王寧瞄準了微博、QQ、微信群、豆瓣小組等運動愛好者、減肥者的聚集地,創造分發優質垂直內容。從上線到收獲100萬粉絲,Keep用了105天;第921天,用戶數量破億。

2016年,Keep在一年時間內連續完成500萬美元、1000萬美元和3200萬美元的三輪融資。2019年7月,Keep注冊用戶突破2億。

在用戶量猛增,獲取了大量流量后,如何完成流量的分發和變現,是所有內容型APP的關鍵一步。而Keep的變現核心,圍繞吃、穿、用、練開展。按照王寧此前接受采訪時的描述,除了有2億注冊用戶的線上APP外,線下主要分為城市和家庭兩個場景,這也是Keep在拓展的核心領域。例如2018年開業的Keep首家線下運動空間Keepland,其目前在北京和上海開設共15家門店。

王寧對此的規劃曾是,比起整個Keep生態下產生的交易行為帶來的價值,他并不在意現在的Keepland單店是否盈利,因為在Keep的規劃中,無論是做線下健身空間還是賣智能產品,都不是簡單將流量變現,而是在構建Keep的生態。

事發突然

就在王寧雄心勃勃布局未來時,烏云已經悄然飄來。

進入2019年后,Keep內部就開始出現一些風聲,類似不好拿錢、市場太差、看工時、要優化等等的訊息。一些敏感的員工試圖捕捉到更深層次的含義。

但突然一天、如此規模、立即執行的裁員,卻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10月24日,程序員的節日。老板和HR帶著他們準備好的離職申請、賠償協議、離職流程清單,找到計劃中每個人談話。上述員工簽了文件后,當天走完了離職流程。該員工并未透露裁員的賠償方案,“總體來說Keep還是很珍惜自己的員工的。”

上述離職員工告訴《中國企業家》,創新業務和探索業務是裁員重災區(例如AI、硬件、大數據),這些業務的特點是需要持續投入,未能盈利,但對Keep目前的核心APP業務增益效果卻有待顯現。探索業務包括服裝、輕食、硬件、運動配件、線下的Keepland、AI技術、視覺、廣告、推薦等。裁員對象以研發團隊為主。另外,“像工具、社區、商城是比較核心的業務了,也能看到被裁的同學。”

Keep公關回應《中國企業家》也表示,實際上,此次是全員優化,各個部門都有。

職場的殘酷一面是,“其實我個人和我負責的業務本身還是很不錯的,只是沒想到裁員范圍是按照業務線劃分的,不會關注到個人了。”上述員工說。

Keep在回應《中國企業家》時表示,對于互聯網公司來說“效率就是生命”,優化人才結構提升組織效率是公司長期發展的管理必要項。Keep目前在快速成長階段,沒驗證通過的業務及時關掉,績效差的進行優化,是合理的組織調整和優化現象。“比例在10%到15%,是合理的,但我們會讓每一位員工都獲得合理補償,好聚好散,也衷心感謝他們在Keep的付出,希望他們未來一切順利。”

Keep CTO彭躍輝就此次裁員的內部信。來源:受訪者

此次優化之后,Keep未來的業務板塊或許也將有所變化。

Keep方面告訴《中國企業家》,目前,Keep的營收構成分為四部分:運動產品、廣告、APP會員以及Keepland,其中運動產品在收入占比中排名第一,目前已達到十億銷售額,在天貓排名第四。

在“開掉”創新業務和探索業務諸多員工后,相應的業務去留,也將很快揭曉。

國外同行也不好過

事實上,不但Keep,它的國外同行的日子也并不好過,哪怕是國外已上市的同類競品,也反映了變現的不易一面。

據雷帝觸網,今年9月26日,Peloton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發行價為29美元,發行4000萬股,募集資金11.6億美元。這家紐約公司,從2012年開始,結合現場直播課程和按需健身庫,成為美國一款風靡一時的健身產品。在上市前,Peloton累計獲得近10億美元的投資,不乏富達投資、KPCB、Tiger Global等頂尖投資機構。

盡管其創始人兼CEO John Foley說,“Peloton并非一個硬件公司,而是一家內容公司”。但截至2019年6月30日,Peloton總共銷售了57.7萬臺硬件設備。招股書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2019財年,Peloton營收為9.15億美元,家庭健身硬件的營收達到7.19億美元,用戶訂閱的收入為1.81億美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2018財年,Peloton營收4.35億美元,家庭健身的硬件營收3.48億美元,用戶訂閱的收入為8030萬美元。2000美元到4000美元不等的單車和跑步機,為Peloton貢獻了很大一筆營收來源。

但Peloton迄今也未能實現盈利。Peloton在2019財年的虧損為1.96億美元,上年同期虧損為4790萬美元。

雖然前景并不明朗,但Keep方面表示,圍繞用戶需求,深化家庭場景和用戶場景,同時圍繞著用戶在運動上的“吃穿用練”需求,進行探索,仍是當下的戰略核心。

盡管也曾預料到裁員風波會引發關注,但一位Keep公關表示,“確實沒有想到這么多人都在關注”。

或許,對于Keep來說,這場風波的意外收獲是:關注它的人,還是很多的。

 

。END 。

制作:崔允琰  審校:任穎文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赛车怎么赚几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