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左暉扔下“炸彈”:做貝殼的500多天里,他究竟在想什么?

2019-10-28 13:57 | 作者:

傳統企業秩序與互聯網精神在左暉的身上激烈碰撞,直至融合出一個新事業。身處變革中心的他,仿佛成了一個活在未來的人。市場激流與組織線性相互激蕩,貝殼意欲撬動目之所及的20萬億市場。左暉48歲了,早逾不惑而未知天命,他想要安下心來扎進去。然后——在貝殼里,找到那顆“珍珠”。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編輯|王芳潔

在2019年初,一篇騰訊大面積開放采訪的報道中,記錄了這樣一個故事:

2016年兩會期間,馬化騰去拜訪鏈家董事長左暉,了解到了全新的故事樣本:一個線下傳統中介機構不僅沒有被互聯網企業入侵、顛覆,還倒攻線上,成功逆襲,“最終成了老大”。

一時間,鏈家就好像被騰訊給加持了,成為了線下反攻線上的成功樣本,盡管在此之前,這樣的案例還十分鮮見,市面上多的是線上逼瘋線下的案例,例如淘寶、京東對線下商超摧枯拉朽式的沖擊。

但今秋,當左暉坐到《中國企業家》對面時,卻說,“我們從來不去扛什么線下打倒線上的大旗,因為我們知道這個旗后面,沒有多少人能跟上來。”

我們的對話,進行于北京東二環豪宅梵悅萬國府的30層,因為限高,附近沒有比這更高的所在。陽光透過L型的大玻璃窗,直直地打在左暉的背上,像是給他鑲上了一層金邊。

過去三五年里,創業近20年的左暉,崢嶸畢現。他是中國最大中介公司鏈家的老板,也是中國最大長租公寓自如的實際控制人,他還創立了一家資產管理公司,名叫愿景集團,對了,梵悅萬國府正是愿景的項目,這家公司近期還以百億元收購了小超人的盈科中心。

2018年4月23日,左暉又將一家名叫貝殼的居住服務平臺推到了眾人面前,這是一個開放平臺,以連接不同品牌中介,實現跨店、跨品牌交易的ACN網絡為核心。

貝殼的出世顯得非常突然,就像左暉往中介行業里扔了一顆“炸彈”,啪地一下子就把行業的序列給打亂了,原來是競爭對手的中介公司變成了合作對象,原本是上下游關系的58同城,則變成了競爭對手,至少在58同城看起來是這樣。

于是,有很多人罵左暉,盡管他們曾視左暉為行業教父、知己好友,亦或是名利場上的朋友。2017年,左暉去過一次世界互聯網大會,58同城的CEO姚勁波作“薔薇局”,把左暉也叫上了。飯后合影中,姚左二人中間就隔著兩個人。

“原來是一個好人,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變成壞蛋了。要么是你當初錯了,要么是你現在錯了。”左暉說,但不管怎樣,“這個行業里的人必須得接受有貝殼這件事。”

過去一年半里,在做貝殼這件事上,左暉顯露了巨大的決心。“當鏈家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我們必須要去探索一個更大的領域。”

華興資本集團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包凡覺得,當前市場的競爭就如智能機時代來臨時一樣,若像諾基亞那樣沒有把握住機會,錯過了就很難再翻身。“市場會逼著你做選擇。主動做出選擇的不一定對或者贏,但是他至少有可能贏。那些不愿意去做出選擇的,大面上會輸。”

“每個企業在發展過程當中,都會經歷過這些所謂的命門。這個命門有的時候是沒得選的。”包凡說。

誰會干掉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