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一個技術宅的冒險創業旅程:賬上曾多了幾千萬,他卻迷茫了

2019-10-29 13:47 | 作者:

投影行業未來的空間很大,遠未達到收割的時機。最重要的是要回到技術本身。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潔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充滿煙火氣息的街頭,三兩好友聚一起喝茶暢談,樹蔭下逗鳥遛狗,街坊四鄰打上幾圈麻將??這是一幅典型的四川成都市井圖。閑散、慵懶、與世無爭,是成都人典型的性格。

鐘波是地道的四川人,但他卻很難閑下來。事實上,如今的“天府之國”也散發著一股技術范兒。在媲美北京中關村和上海張江的成都高新區,一眾創業公司在這里成長,到處都是忙碌加班的身影。這里也是鐘波的大本營。

2013年,在電視芯片技術行業浸染多年的鐘波,辭職創辦了投影儀公司極米科技。市場調研機構IDC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極米科技以57.5萬臺的出貨量位居中國投影機市場出貨量第一,同比增長65.70%,市場份額為13.20%。

“唐·吉訶德式悲壯的理想主義”

鐘波是個技術宅。2003年,從電子科技大學畢業后,他南下深圳尋求工作機會。在芯片廠商晨星半導體(MStar)從事研發工作的十年間,鐘波完成了個人技術和財富的積累。

“說不上財務自由,但至少是衣食無憂,房子車子都有了。”鐘波向《中國企業家》表示。

2012年,鐘波萌生了創業的想法。彼時,電視行業的窘境已初見端倪:作為家庭娛樂的昔日明星,電視的開機率越來越低,年輕人更愿意沉浸在手機、平板等移動端設備上進行娛樂消遣。此外,電視行業本身也存在著沿著國外技術亦步亦趨的尷尬局面。

鐘波認為,從顯像管電視到液晶電視,再到后來的互聯網電視,雖然發展步履不停,但一路走過,產品形態并無創新,“無非是之前用別人的屏幕,現在可以自己造屏了”。

與此同時,傳統電影院卻沒有被冷落。在信息爆炸時代,每個人的時間變得有限,大眾需要沉浸式的感受,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質,電影院則滿足了人們這種需求。

“那時候看到一個iPhone 5概念視頻,一部手機投出個屏幕,還可以調節大小。”鐘波由此受到了啟發。他認為,未來的顯示器就應似這樣,像科幻電影中的場景,屏幕可大可小,且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鐘波看到,市面上的投影設備發展已有十多年,但技術仍十分落后。大部分投影廠家針對的是辦公市場,所生產的投影儀光源使用高壓汞燈,壽命短,在顏色、噪聲、體積等方面也差強人意。這意味著,他想要做出的產品并沒有參照物可以學習借鑒。

鐘波將其創業伊始形容為“唐·吉訶德式悲壯的理想主義”。在成都市高新西區的一棟毛坯別墅里,極米科技初創團隊開始了最初的產品研究。這群人曾是華為、騰訊等大廠的技術精英,放棄百萬年薪來到成都每個月拿著3500元的薪水。

像是國外車庫創業一般,鐘波和團隊在別墅的車庫里進行技術研究,一層用來做展示,二層開發軟件,三層放著三張二手高低鐵架床,這是初創團隊的宿舍。由于圖便宜租的是毛坯房,月租金5000元,剛搬進來時,還需要自己動手粉刷墻面,自己從網上買馬桶安裝。

“一行人吃住在這里,過著封閉式的科研生活。鞋子亂丟,屋子里的雜亂堪比學生宿舍,晚上有時間打打球,然后繼續研發,偶爾大家打打游戲娛樂一下。”鐘波向《中國企業家》回憶,“非常理想化,也很美好。”

當時,別墅的墻面還被大家涂鴉上了海賊王,寓意“一起去冒險”。就這樣,鐘波帶著志同道合的伙伴踏上了投影行業的冒險旅程。

歷時一年半,團隊結合投影技術,用固態光源、激光LED技術,結合互聯網電視技術,糅合出極米科技第一款投影產品。鐘波稱,“盡管當時認為其‘四不像’,但起碼完成了從0到1的跨步。”

鐘波團隊的成果引來了當地政府的關注。2013年11月,在成都市軟件推進辦公室的推動下,租金減免加上一定的資金支持,團隊十幾人搬到了成都高新區軟件園,這也為其帶來了新的轉折。

迷茫期的金鑰匙

“那時沒想過融資,覺得這個東西離我們很遙遠。”鐘波坦言當時對創業市場,尤其是資金的感知并不靈敏。

在軟件園,鐘波經常與園區內的創業公司交流。通過他們,他慢慢有機會了解北京創業圈,以及逐漸接觸到了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投資圈大佬。“原來只是悶頭做產品,根本不懂得還要開發布會宣傳,還要融資才能跑得更快。”

2014年,順利完成第一筆融資后,極米科技的賬上多了幾千萬。日子比之前好過了,可此時的鐘波卻陷入了創立公司以來最迷茫的時期。

開發布會、媒體報道,一波轟炸式的宣傳確實增加了極米科技的曝光度,甚至在發布會當天公司的官網一度癱瘓。不過,似一股強勁的龍卷風刮過,極米科技很快就又回落到每天只能賣掉二三十臺投影儀的光景。

“買的人少,也不需要那么多錢去生產,我們就拿著錢去宣傳。”鐘波透露。于是,團隊又砸入500萬投放了兩個星期的電梯廣告,結果在市場上仍泛不起任何漣漪。

資也融了,發布會也開了,廣告也打了,可效果不好,如果再加大廣告,那就是去賭了。但如果像電視品牌那樣鋪天蓋地動輒一兩個億去做廣告,幾千萬全部砸進去都不夠,背后還要生產產品。

鐘波迷茫了:接下來該怎么做?為了尋求答案,他飛到北京待了兩周時間,想從北京創業圈友人那兒求得良方。

有人建議鐘波像滾雪球一樣繼續融資:“讓媒體先吹出來,博得關注度,繼而吸引到投資者,后面的投資者就像接力棒一樣,用各自的資源將你推上去了,不成也成了”;有人建議他炒作,利用各種新奇的噱頭引發爆點??如同坐上了過山車,朋友們的想法一會兒給了鐘波希望,一會兒又讓他覺得不靠譜。

“主要還是覺得不符合我們的性格,還有創業的初衷。”鐘波表示。

回到成都后,鐘波和團隊花了半年的時間專心做產品迭代。一款外形像黑膠唱片機的投影儀隨后在京東眾籌上線,“當時,這款產品貼著成本對外發售,眾籌了一千多萬,直接破了京東眾籌的紀錄。”

隨之而來的是產品的供不應求。為此,鐘波在北京JD+智能奶茶館舉辦了一場用戶見面會。他當場“削發明志”,稱極米并不是在搞饑餓營銷,產能的問題需要時間來解決。

鐘波強調:“做產品要回到技術本身,我覺得這是當時正確的決定。”

投影行業前路漫漫

這兩年,在走訪歐洲和美國后,鐘波發現,這些發達國家的投影產品仍停留在幾年前的水平,體積笨重,噪聲大,畫質水平有限。

今年9月,鐘波帶著極米參加IFA(柏林國際電子消費品展覽會)時宣布,未來五年是極米科技拓展海外市場的關鍵時期,極米科技計劃將重點進軍歐洲市場。

對于帶領極米產品走出國門這件事,鐘波頗具信心。在這之前,極米已經在日本小試牛刀。在鐘波看來,日本人對于電子產品相對挑剔,如果產品能夠在這里受到認可,打入其他國家便不是難事。

不同于之前和國外經銷商“小打小鬧”式的銷售方式,極米科技面向日本市場推出了全新產品“阿拉丁”。從內容、UI界面到宣發video的拍攝,全部由日本當地團隊操刀。“當時被很多明星推薦,半年時間這款投影產品占到了日本家用投影市場25%的份額。”鐘波介紹。

目前,國內家用投影儀依然是相對小眾的家庭影音娛樂。2018年,家用智能投影總銷量為260萬臺,相較于行業入局公司數量而言,競爭異常兇猛。不過,家用已經成為投影行業占比超過六成的第一大市場,且還在保持高速增長。

鐘波將投影分為兩類:智能投影和激光電視。智能投影和激光電視在家庭中的存在,類似于上個世紀80年代DVD進入家庭一般。DVD解決了那個時代內容匱乏的問題,而智能投影則是給家庭帶來了沉浸式看大片的享受。

“大家已經由需求內容變成了享受更好的體驗,這個更好的體驗是稀缺的。”鐘波認為。此外,他透露,目前75寸以上的電視有50%以上都是激光電視,許多高端用戶群體已經接受了激光電視可以作為傳統電視的替代品。

但是和電視機相比,投影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去年銷售的家用投影中,4K產品占比不足3%,大多數是720p或者更低分辨率的產品,反觀液晶電視已經實現4K產品市場占有率75%以上。

“5G對于投影市場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遇。”鐘波分析,在5G時代,傳統4K內容的傳輸瓶頸或將迎來拐點。一旦超高清應用鋪開,4K投影也就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在他看來,投影未來的痛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產品的應用場景和用戶體驗;二是用戶教育,對于創業公司而言,市場教育面臨著很大的挑戰。

對于消費者而言,關注重點主要是智能投影儀的畫質、便攜性、易用性、散熱技術以及在IoT時代和其他家居如何結合。鐘波認為:“投影行業的未來趨勢是產品更加智能化,用戶更加無感知,與其他智能設備互聯。”

“投影行業未來的空間很大,遠遠沒有達到收割的時機。”鐘波認為極米科技還將走得更遠。

 

。END 。

制作:楊倩  校對:張格格  審校:武昭含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赛车怎么赚几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