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技術刷票,黃牛“躺贏”

2019-10-29 14:13 | 作者:

從20世紀末的“蹲點黃牛”到如今的“技術黃牛”,原來的黃牛用時間換票,現在的黃牛用技術刷票。隨著社會的進步,黃牛也在變化升級,但不變的是,黃牛總是讓人既“愛”又恨的存在著。

 

文 | 郭亞鑫 李歡歡  編輯 | 輕音

來源 | 獵云網(ID:ilieyun)

頭圖來源 | IC photo

 

零下17攝氏度的風雪天里,扛包的、盜竊的、乞討的、倒票的、招攬的,北京西站魚龍混雜,其中一群裹著軍綠大衣,手提小馬扎,行為有素的“倒票黃牛”有計劃的隱藏在人海中。

“那都是沒轍,誰愿意風里來雨里去的、一蹲點就是7到24小時呢”一位常年混跡各大車站的“黃牛”回憶起當年倒票的日子。這是十年前人群涌動之下“倒票黃牛”的生存環境。

以前黃牛們的搶票方式像大多數普通購票人一樣,扛著小馬扎,穿著軍大衣通宵蹲在車站蹲點,然后把近乎整列車的票都囤積起來,“沈陽?哈爾濱?我這有票。”通宵蹲點的黃牛們在低聲細語中將車票高價轉讓,做著一本萬利的買賣。

自2011年,12306上線之后,人們省去了排隊買票的麻煩,實現了“動動手指、填填信息就可以將票搞到手“的新購票方式,但據了解,當碰上高峰時段,12306一般開票后的一秒內,700多張火車票就被瞬間搶空,這就意味著整個一輛火車的座次在一秒內就售罄了,所以面對市場的“剛性需求”,大量需求者由此會高價求購。

但這同時這也催生了那些長期以火車站為據點、圍在乘客旁附耳低語票販子的“升級轉型”。他們的業務隨著12306的誕生從線下轉移到了線上,利用從開發者手里租賃來的“搶票軟件”再加上高配置的電腦、百兆寬帶、高速服務器做支撐,現在已經成功晉級為躺在沙發、吃著西瓜,手里同時操控多臺PC的“技術型黃牛”了,已不再是當初那個”風里雨里、排隊等你“的傳統黃牛了,這也是9102年——十年后“黃牛”成功轉型后的真實寫照。

搶票軟件助攻,實名制阻擋不住黃牛

“手續費60一張,需要就發名字、身份證號碼、日期、哪里到哪里、車次、席位、電話,搶到會給你12306的賬號密碼,你登錄付款后轉我手續費就行”獵云網近日與一位售票黃牛在交談中了解到。

該售票黃牛表示,在搶票成功后需付款手續費——每張票60元,對于其“刷票”的撿漏余票機制并沒有固定的時間,對方怕購買者擔心隱私安全,特地強調了不會將個人信息泄漏出去。

據悉,一般黃牛的“神級操作“分三步走:首先,獲取購票本人信息及其12306賬號信息;其次,登陸,利用“租來的第三方搶票軟件”進行搶票,通知購票人付款;最后,限購票人45分鐘內完成支付后,黃牛開始“收租子”。當然,買票是不得不將身份證等信息提供的給黃牛的,現在有大多數人不愿將自己的12306賬戶密碼透露出去,所以如今都像與獵云網交談的這位黃牛一樣,用自己的賬戶進行“搶單”,成功后將賬號密碼發給買票人進行支付即可。

那么在實名制的情況下,黃牛又是怎么能做到屯票的呢?除了我們平時不小心的信息泄露,“老用戶”提供給黃牛的身份信息也將作為黃牛搶票的備選人。先用其他人的身份信息鎖票,在尋找到買家后,黃牛會將所購入的票退掉,并在之后進行連刷,搶票-退票-回購就是黃牛倒賣車票的基本流程。

通過這一流程走下來,明眼人都能看出,黃牛黨著實是贏在了“搶票軟件”上,但令人值得思考的是,同樣是利用“搶票軟件”,為什么黃牛的收費要比普通的搶票軟件高的多?比如從黃牛手里拿深圳一張高鐵票至少得100元起步。而且一般情況下黃牛的“手續費”通常都會比各種加速軟件的VIP加速機制高一個檔次,這錢究竟貴在了哪里?

 “黃牛神器”10分鐘1245張票:

你的票已走丟

要說“技術黃牛”究竟“牛”在哪里,這還得從用戶說起。為什么同在一個12306上買票,當用戶手動登陸賬號、選車次、日期,驗證煩人的二維碼之后,往往在提交訂單付款時,票也就沒了。因為人工操作著實是跑不過程序的及時響應。

通常12306網上售票能力會受到一定的限制,正常情況下,它會對同一時刻購買票的人數進行限定,跟據用戶進入系統的順序,分配序列號進行購票,當某時間段用戶達到一定數量時,每個購票者都需通過填寫信息驗證碼,然后面對網絡延遲、及排隊等待購買的事實才能成功下單。

通常購票用戶是感覺不到這個“相對的等待時間”,是因為這個時間可能已經被系統完美的進程調度縮減至肉眼、身體感覺不到的“納秒”“皮秒”甚至是“飛秒”?

而使用搶票軟件就不同了,這意味著用程序代替人工操作,利用這些軟件的進程調度來代替用戶一次次的信息輸入、點擊查詢等操作:將購票者提供的個人信息上傳服務器,監測到余票時就會進行高速填寫,通過利用插件或爬蟲的方式進行超高速的查票頻率和識別驗證碼。

人工操作怎么能跑的機器的高速運轉,所以當你在為買到一張車票而欣喜若狂時,這些搶票軟件可能早已“下單”了百十張車票了。

據悉,這些軟件的刷新速度著實令人驚訝,速度一般持平在“一次100毫秒至500毫秒”且軟件每日都更新。在2014年央視新聞對一款黃牛“租賃的軟件”報道中稱,此搶票軟件破解了12306網站的限制,僅10分鐘便能刷到1245張票,怪不得你總是“下不了單”,人工怎能正面與這些“搶票神器”跑分呢!

另外,當用戶在進行購票時打不開網站、404報錯,是因為同一時刻下操作的用戶過多,給服務器造成壓力過大,也會拖延用戶購票的速度。

而通常像市面那些比較有名“搶票神器”:比如家喻戶曉的攜程、飛豬、360搶票王、如智行、12306 By pass等,這些不同的“搶票神器”都可以幫用戶選擇各自“壓力小、能夠成功打開”的服務器為用戶進行搶票。

揭秘“技術黃牛”究竟贏在了哪里?

黃牛同樣用的也是“搶票軟件”,但其究竟贏在了哪里?為此獵云網在網上找到一位搶票神器的提供者,在其博客中對“神器”的描述是這樣的:

自2013年春運開始,該軟件就大顯神威,是最早最專業的春運搶票神器之一,2013年春運-2018年春運,已經歷5年春運,效果明顯,經驗豐富。

費用方面,今年春運版的費用為:2000元/套/月版、5200元/套/半年版、7200元/套/年版,此外,還有更加便宜的企業版、超級版、高級版供買家選擇。雖然賣家標明:“請勿使用本軟件進行車票倒買倒賣的用途,本軟件不負責任何相應的法律責任”,但這似乎就像煙盒上總是標注的“吸煙有害健康”的說明一樣。

通常黃牛黨租賃的軟件包含兩種,一種是市面上已經存在的通用軟件,另一種則是其根據需求定制,往往后者的租賃費用也會更高,甚至有的能達到每個月萬元以上的高價。

一般情況下,大部分的用戶都有一個“人云亦云”的習慣,用戶們往往會不約而同的選擇一個大家口耳相傳的優異“搶票神器”,這一次次不計其數的點擊查詢對其服務器本身就是一種壓力,這相當于一種反比式增長:

當搶票軟件成功概率的相差誤差微小時,使用人數就會和搶票成功概率呈反比,即在某時刻越多的人使用同一個搶票軟件進行搶票時,由于對服務器有著更大的負載,反而分到你的搶票成功率也就越少(這就是所謂的“當分母越大,分數值越小”)。然而這同時也是“技術黃牛”真正能贏的關鍵所在。

相比這種使用人數多的搶票軟件,黃牛們往往贏在了“單獨使用服務器的獨立軟件”上。這使得黃牛的在查詢車票的頻率上更快,沒有卡頓,延遲極度被縮短。據一位業余技術搶票成員介紹:“黃牛使用的獨立軟件背后是:獨立的服務器、高配置的路由、七類萬兆網線、百兆級的網絡、多線程搶票、多臺機器同時啟動等一系列的高級標配”。

若用“魔獸爭霸3”游戲做比喻,假若1Mbps的延遲是54ms,2Mbps的延遲是43ms,那么當你被服務器分流時僅占“50Mbps的帶寬”來搶票的延遲與黃牛手中獨立軟件500Mbps所帶來的延遲,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黃牛的流量至少比你大出了十倍,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搶票、刷票成功的概率也高出了十倍多呢?

不言而喻,黃牛“穩贏”。據業內人士透露,第三方搶票軟件幾乎每年都有著幾千萬的利潤。而且,每個圈子有每個圈子的規則,技術黃牛還實際還并不可怕,但令人畏懼的是有組織有紀律的”黃牛黨“:一般的黃牛團隊都有明確的分工,從線上利用刷票軟件搶票、QQ微信貼吧乃至淘寶上的招攬購票人、最后到線下車站的售賣,這是一個一環扣一環的鏈條。

醫院、大學、幼兒園,技術牛無處不在

除了12306、火車站,醫院曾經也是黃牛的集據點,他們把排到的號進行倒賣,尤其關注那些千里迢迢看病的異地人。

2016年,網上曾流露出這樣的一段視頻:一名來自外地的女子來北京某家醫院掛號求診,她旁邊十幾名票販子隨意插隊,一度將300元的掛號費炒到4500元,排隊等了一整天的她也沒有掛上需要的號。于是此女子怒火四起:“我的天,300塊錢的號,他要4500,一直買不上票,醫院搞勾結啊,這是北京、首都啊,如果今天我回家死道上了,那這社會真沒希望了。”

雖然那些在醫院倒賣號的黃牛極度可恨,但遺憾的是,到了現在,這些黃牛也沒有消失,隨著掛號服務逐步轉移到線上,黃牛反倒走上了動動手指的悠閑之路。

以某搶號軟件為例,其可提供基于就醫160、北京114、微醫(掛號網)預約掛號平臺的搶號服務,“自動查余票,穩定撿漏”。該軟件的QQ 1群已達到1510人,發給新用戶的公告表明,掛號成功一次消耗30積分,積分可分享換取也可充值換取,充值1元等于1積分,所有用戶新注冊都會贈送30積分。

雖然軟件說明上標注著拒絕黃牛,但若黃牛租用更快的服務器,效果還是快于個人。他們用其他渠道得到的身份證先搶占號源,買主出現時,再把號退掉重新搶,搶號-推號-搶號,與車票黃牛的手段如出一轍。

除了在節假日讓人頭疼的車票、掛號外,搶課、搶房、搶幼兒園這些人生難題,照樣有黃牛參與。你以為你沒搶到只是手速慢、運氣差,其實在機器的參與下,搶不到是必然。在技術的加持下,只要是在網上的預約、搶購,黃牛大多可以實現秒殺。

獵云網在淘寶上找到一位提供預約代搶的商家,其可提供全國微信公眾號預約代搶名額的服務,評論顯示,購買此服務的消費者大多為搶九價宮頸癌疫苗的女性,還有少數為孩子搶幼兒園的父母。

“剛開始心里有點忐忑,因為我們這幼兒園網站進不去,這家店老板幫搶到了,很好很強大”“網吧搶了兩次都沒搶到,一下就搶到了,追星女孩的福音”“自己約了幾次就放棄了,店家一次就成功,現在已經成功打上第一針”,從用戶的評價來看,商家非常“靠譜”,無論是搶幾次都拿不下的疫苗還是網站被擠到“卡死”的幼兒園報名,通通不在話下。專業的能力也為商家帶來不少客戶,在同行中位于前列。

與買票相似,此類黃牛也大多是租用的自動搶神器,消費者提供相應的個人信息,放號后進行秒刷,價格從幾百到幾千不等,可以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技術牛們做不到。

我國的黃牛軟件開發者不是沒有收到過處罰。2017年底,“黑米”黃牛搶購軟件案宣判,三名犯罪嫌疑人因制作、銷售黃牛搶購軟件獲刑,被法院以“構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程序、工具罪”判刑,成為國內首起該領域入刑案。

幾個月前,江蘇南通警方在“凈網2019”專項行動中,打掉了一個黃牛軟件HIROOT的制作和銷售團伙。該案共抓捕24名犯罪嫌疑人,涉及20多個省市,半數為“90后”“00后”,涉案金額超過千萬元。

為什么有處罰黃牛還能如此猖狂,最根本的原因還是豐厚的回報。馬克思曾說:“當資本手握百分之五十的利潤時,就會為其鋌而走險;若資本不斷增加達到百分之百時,就會“無視、踐踏法律法規”,當持續上升至百分之三百的利潤時,那么它可能會犯下被處以“絞死”的罪行。”

黃牛黨就是這樣,其活動隔絕于主流經濟活動之外,被律法所禁止,但仍舊野蠻生長,歸根到底背后還是有著根本的利益在推動其不斷發展。再加上新技術的出現,黃牛不用在風里雨里的受苦,吸引了不少人轉行加入其中。要想把業務做好,黃牛就需要不斷升級軟件和設備,這也引起了浪費資源的“軍備競賽”。

在大學里找黃牛搶課,畢業后找黃牛搶疫苗,結婚生子后找黃牛搶幼兒園......黃牛無處不在,伴隨著我們長大變老,但很難有人對其真正喜愛。雖然在緊急的時刻,我們可以通過黃牛解決車票、掛號,但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因為黃牛的存在,我們才被迫置于“爭搶”中。

從20世紀末的“蹲點黃牛”到如今的“技術黃牛”,原來的黃牛用時間換票,現在的黃牛用技術刷票。隨著社會的進步,黃牛也在變化升級,但不變的是,黃牛總是讓人既“愛”又恨的存在著。

 

。END 。

制作:任穎文   審校:高歡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极速赛车怎么赚几十万